“这是一位居委干部的手,敲门敲的”

一张微信朋友圈的照片

引来了不少人

为上海基层社区工作者点赞

沈怡敏红肿的指关节

沈怡敏是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街道陕北居民区的居委会干部。自春节期间接到疫情管控宣传排摸任务以来,沈怡敏一直没有休息过,她每天要对负责块内150户住户进行走访。

居民大多是租户,很多都在外地没回来。“只能反复滚动上门,经常去敲门,多做尝试。”几天下来,手就敲成了这样。

沈怡敏在张贴疫情管控宣传通知

像沈怡敏这样的街道和居委干部

上海还有很多

带鱼两条,小鲳鱼两条

筒骨一根,肋排两斤……

“带鱼两条,小鲳鱼两条,筒骨一根,肋排两斤……”九亭镇年轻党员张旭的手机里,有这样一份特别详细的菜单。

菜单是小区内的居家隔离户提出的每日菜单需求,在这个非常时期,这个从不买菜的小伙子每天就根据这些菜单,前往农贸市场、超市等地采购,然后再和同事每家每户送上门。

我们在上海等你们!

长宁区华阳街道长二居民区书记张健了解到居民区内一对夫妻近期打算去武汉,联系上这对夫妻俩电话时,对方主动告知张健,已经离开武汉,正驾车行驶在回沪方向的高速上。

“不用着急,注意安全,有不舒服的情况随时告诉我们,我们在上海等你们。张健的话安抚了对方稍显焦躁紧张的情绪。

“只要主动告知,主动隔离观察,剩下的事情都有居委会、街道一同帮忙,14天后身体没问题就行。

我们必须笑脸相迎说声新年快乐!

大二居民区共有居民1647户,但是居委干部只有8名,这给居委干部防控社区疫情带来很大难度。这时候,已经退休3年多的居民区老书记王志凤又站了出来。

王志凤今年64岁,此前在社区工作过多年,在居民中威信很高,她说话非常管用。原本有几户居民打算春节期间外出旅游或者探亲的,也都在她的成功劝说下取消了。

我们街道干部把年终奖取出来

到处买口罩发给居民区。

居委干部不怕苦不怕累,就怕缺物资,怎么办?

“这个阶段,只谈物资,不谈钱。”甘泉新村街道副主任赵勇说:“我们街道干部把年终奖取出来,到处买口罩发给居民区,信用卡也刷爆了,私款垫付公款。”

赵勇每天都要走访小区。

微信是传声筒,两声门铃就是暗号。

莘庄闵行莘庄镇某居民区的陈书记早早地出了门,在超市采购了牛奶、蔬菜、米、油等日常用品后,并还特地买了一包大号垃圾袋。这些物品,都是送给小区里正在隔离中的居民张红(化名)的。

微信是传声筒,两声门铃就是暗号。社区工作人员会将采买回来的物资放在她家的门口,通过按两声门铃,她再将物资拿进家中。

有这些支持,消除误会,

我觉得我的家人是安全的。

“亲爱的邻居:疫情无情,邻里有情,你们虽然隔离在家,但不用觉得孤独。我们邻居们都在你们身边支持你们,希望早日康复。我们家小朋友问候你家小朋友。加油加油!”大年初二上午,江苏路街道曹家堰居民区党总支书记计凤林为一户居家隔离者送上了来自小区居民的手写信。

被居家隔离者收到信后马上回复计凤林:“有这些支持,消除误会,我觉得我的家人是安全的。

白衣天使们在医院发热门诊

隔离病房里奋战

基层工作者也在“走街串巷”

事无巨细地忙碌着

这些天,蜗居家中的你

会不会每天接到两个请你量体温的电话?

会不会听到门铃打开家门

看到一张“隔夜面孔”在劝你千万别出去?

会不会碰巧发现睁着“熊猫眼”

戴着口罩的人挨家挨户地贴上《告知书》?

会不会听到村口的小喇叭一遍一遍地喊?

也许你听说了他们很辛苦,也许还不知道;也许你被他们“打扰”了,觉得有点烦;也许你在问,我家的居委干部,怎么还没上门呢?这都正常。但也许换个视角,你我会更明白他们的忙碌。

在这座拥有2400万人口的超大城市,成千上万的人正在放弃他们的春节假期,在你我的身边做这些琐碎的事。

基层干部是最习惯于“走街串巷”的人。但在蜗居家中最安全的当下,他们的走街串巷,等于把自己暴露在潜在的风险里。某种意义上,他们也是“逆行者”,何况他们身上的防护装备并不宽裕。

多给他们一些支援,也尽可能多予以一些包容和理解。

在这个需要共克时艰的时刻,人与人之间,需要通过理解和包容,来积攒温度和力量。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黄尖尖、栾吟之、朱珉迕 等

微信编辑:胡雨松